【移民资讯】3位加拿大移民的故事,让你读懂加拿大!
摘要: 在加拿大举国欢庆建国150周年期间,加拿大广播公司向全社会征了150个加拿大人的故事,试图还原一个最真实的国家。除了那些我们斯通见惯的加拿大人的生活,恐怕移民们笔下的加拿大更加真实客观。

在加拿大举国欢庆建国150周年期间,加拿大广播公司向全社会征了150个加拿大人的故事,试图还原一个最真实的国家。除了那些我们斯通见惯的加拿大人的生活,恐怕移民们笔下的加拿大更加真实客观。


我们选取了3个比较典型的故事,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经历,对这个国家更是抱着不同的感受。正如加拿大一直倡导的多元文化主义,或许不同视角的加拿大能让你更加深刻的体会这个国家。


8岁的时候来到加拿大,

我抓住每一个机会。


Swarochish Goswam


1997年4月14日,我出生在新加坡。成长在这样一个充满竞争的社会,让我大多数的童年都是在室内的学习中度过。我那时很少暴露在自然的世界中,直到8岁,我的爸爸得到了一份新的工作,我们来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名字叫做卡尔加里。


我清楚的记得我打开一张巨大的蓝色的地图来了解加拿大,我当时就震惊了,哇,这个世界上第二大的国家。洛基山、海狸...所有这些我被告知的事情,组成了我脑海中对于加拿大的印象。我为能搬到这里感到极为激动。



当我来到这个国家时,我一下子完全暴露在一个崭新的、户外的世界中。我听说这个国家有四季轮换,但我真的想象不出是什么样子。


卡尔加里可以在一天中体会下雨、太阳、冰雹和下雪,而所有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照常工作生活。


我刚来的时候,去了一所名叫Langevin Science的学校,学校的教学方式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也能非常好的适应。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永远都忘不了这个国家似乎是为我专门设计了一种姿势。每天,这个国家都会伸出一只手来邀请我抓住每一个我渴望的机会。这就是我热爱这个国家的原因,这里的人们非常友善,在这里帮助别人不是一种制度,而是深入每个人骨髓的责任。


今天,尽管我有演讲口吃的毛病,尽管我是一个试图爬上成人桌子的年轻人,尽管我是一个19岁的多伦多大学大二学生。除了这些,我还是一个连续创业者,TEDx的演讲者,联合国青年大师,和一名风险投资家。



如果我不在加拿大,这些事情会发生么?肯定不会的。


加拿大确实没有硅谷,但我们有更多的创新文化,和包容的文化。正是这些让这个国家显得特殊,也帮助我度过我人生生涯的早期阶段。


我对这个国家心存感激,一个年轻人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去表达他的声音。我很高兴这个国家和它的人民同意我的观点,那就是年轻人将会是明天的领导者,而且很可能不一定要等到明天!


来加拿大28年后,

我的梦想终于成真!


Sima Saxena


我出生在印度。因为我爸爸在印度航空工作,我再1979年的时候就来过多伦多和维多利亚。我非常喜欢维多利亚,它是那样一个美丽的小岛,到处都是绿树、海滩和自然的风光,一切都离你那么近。



在1998年,当我爸爸去世时,我生活在维多利亚的哥哥为我妈妈和我申请了亲属团聚移民。在我们的文化中,父亲去世后,兄长就担负起父亲的责任。


我从小就一直有着一个选美的梦想,但在刚来加拿大时它一直深深的藏在我心中。初到一个国家非常忙碌,了解一个全新的问好,提高我的英语水平,找到一份赖以为生的工作...


过了一些年,我有了一份印度传统的包办婚姻,并且生下两个孩子。最开始,生活是艰难的。我童年的激情依然存在,但它只能排在家庭的后面。



时光飞逝,我的孩子们都长大并上了大学。去年当我看到社区报纸中关于BC游行小姐选举的消息是,选美的激情又重新点燃了。


他们接受所有年龄的女性!我跟家人讨论,他们都非常支持。我开始去健身房,锻炼,吃健康的食物,让自己融入社区,所有这些都是为BC游行小姐做准备。


当我赢得温哥华岛小姐的桂冠时,我童年的激情终于爆发到顶点。当地的报纸和杂志都在报道我的故事,而且还有电视台前来采访拍摄,我认识了很多人士,拍摄了短电影,广告,也在社区做了更多有意义的工作。


加拿大是一个欢迎所有人的梦想之地。对于我来说,加拿大是我梦想变成现实的地方!


一份学校作业如何把我

变成加拿大的一片新叶?


Stella Harvey


当我搬到加拿大时,我连一句英语都不会说。我来自埃及的开罗,从出生就一直生活在哪里。我的父亲是希腊人,我的妈妈是法国和黎巴嫩的混血。


当我当大了后,埃及的总统纳萨尔把欧洲和其他国外资产国有化,并且在所有的学校推广阿拉伯语,甚至是私立学校。


当时我在一所希腊人的私立学校,我父母担心我最终只会说阿拉伯语。处于对孩子的担心,我的父母最终雪决定移民,最终加拿大接收了我们。


我的家庭在卡尔加里安顿下来,后来我上了学,我记得每天回家都会联系拼写在学校学到的单词 APPLE. CAT. DOG. MOTHER. FATHER。 我经常念着念着就把自己都笑了,那时,我妈妈也会发出骄傲的微笑。


过了一些年,在三年级的时候,老师让我完成一项作业。我必须要收集掉落的树叶,并把它们按照名字分类。这项作业真的把我和父母难住了。“他们要让你捡那么多干枯的,死掉的树叶干什么呢?”


当时,我们的邻居,奥戴尔太太正要生她的第一个孩子。我的父母向她寻求帮助,奥戴尔太太同意了。


我们去树下寻找掉落的树叶,在所有我们能找到的,有树的地方。奥戴尔太太挺着大肚子跪在地上,用手拄着地。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把自己的衣服、鞋子和袜子都的满是尘土。但她还是那么开心、幽默和投入,我不再为弄脏衣服而发愁,在她旁边的土地上坐了下来。


她问我最喜欢那一片叶子?为什么我选择了这个而不是那个?她精力旺盛的讨论我们找到的所有树叶,还找来一本书储存我们找到的叶子。随后,我们在百科全书和其他的图书中寻找答案,来鉴别这些叶子。


我当时感觉,这是我们俩共同的作业。最后,我学到了很多树木和树叶的知识。


最重要的是,我学到了慷慨、友善和关注是如何是一个外国的胆怯小女孩远离孤立感。那种感觉一直震撼着我,就是怎样才是一个加拿大人。


免责申明:本文综合整理自网络及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文章出处,望谅解。如果有侵权行为,请与本账号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申明原文作者或者将侵权文章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