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里斯本生存指南!
摘要: 清晨的阳光抚过脸颊,我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头还有点昏。闭着眼感受着:8点了,太阳已经升起1小时零5分钟,温度31摄氏度,湿度42%。风速东风4m/s,闻到了窗外葡式浓缩咖啡的香味,小鸟的叽叽喳喳声莫名觉得很悦耳~

2017.9.9周六10:30-17:30欧洲各国移民活动预告,报名点我


清晨的阳光抚过脸颊,我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头还有点昏。闭着眼感受着:8点了,太阳已经升起1小时零5分钟,温度31摄氏度,湿度42%。风速东风4m/s,闻到了窗外葡式浓缩咖啡的香味,小鸟的叽叽喳喳声莫名觉得很悦耳~



“嗯……好像哪里不太对?……这个时间应该是西南风2m/s,葡式咖啡香味也有些奇怪?通常这个时间应该是对面大楼的施工声……”



我顿时吓得打一冷颤,唰的一下睁开眼,坐了起来:“完了,一定是昨晚喝醉后又把里斯本和广州对调了!”


闯祸了……


但我却丝毫不觉得愧疚,想到又可以在最爱的里斯本偷得一日乐,我忍不住咧嘴笑起来~



说到这里,你一定觉得我有点奇怪吧?没错,我不是人类,我来自宇宙4.199号emma星球。8年前在第一次游玩月球时发现了地球这颗迷人的行星。没有管住贪玩的自己,纵身一跃降落到了八月的里斯本。



那里的天空是PMS2925号蓝色,这在我家乡以外的星球并不多见,一朵朵软软的云团也可爱至极。一阵阵有点海腥,又有点清新的海风从以西30公里开外---名叫卡斯卡伊斯的地方习习拂来。这个味道像极了我们星球氯化钠和氯化镁混合的香水味,我猜这就是小时候妈妈所说的大西洋的味道吧。



恋上一座城,安一个家,我伪装自己在这个深爱的城市---里斯本----生活了足足7年。上个月由于工作调动,我来到了中国广州。

我住在新城中心,推开窗就可以看到广州标志建筑物,妩媚的西塔。这里珠江的味道并不腥,夏季风速比里斯本的微微弱了一些,比较湿热,温度却比里斯本高了一些。这附近的建筑比较高,有些时候会影响我感知几十公里开外的湿度。



广州很好,但我会常常思念里斯本的一切。怪我任性,每次醉酒都会把里斯本和广州对调,让自己,让这里的人都过一天里斯本的生活。当然,零点以后,我会把他们今日的记忆全部抹去。



推开门,久违的欧洲古典建筑铺在我的眼前。看到熟悉的暗橘红的屋顶、脂肪黄的墙壁、还有慵懒不刺眼的阳光让我兴奋喜悦。我心心念念的里斯本上城区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周围的一切在一夜之间都变了样,从路上行人惊奇的眼神中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惊慌失措。不过远处看到了一群小姑娘,并没有受到惊吓,开心的在壁体是瓷砖画的建筑面前合影自拍。



“叮,叮叮”我转头看到了从坡下驶来的铛铛车。车上的中国人类欢呼雀跃,他们说:好有趣,一会儿还要排队再坐一次。


看到这群可爱的人类很快的接受了里斯本老城区的一切,我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没有造成混乱~

脱下了在珠江新城马路上都可以飞奔的高跟鞋,特意换了双舒适,鞋底较薄的鞋。走在有些狭窄的鹅卵石街道上。透过鞋底,可以感受到凹凸不平的足底按摩,有点儿痒,有点儿痛。不过我却异常的喜欢这种感觉。



飞扬心情让我决定今天上班可以迟到一会儿。我不紧不慢的在散发着古老气息的石头建筑中间的小道上溜达着。走得有点累了,随便在街边的小店门口坐了下来。店员很友好地冲我笑笑,并没有要求我点单的意思,我安心的坐着。远处是贾梅士广场,他是欧洲文学奠基人。我学的第一句葡语便是:Onde a terra acaba e o mar começa。是“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的意思。



我决定坐着铛铛车从下城区去达希亚多。那里有我最喜欢的书店。不知道我暗恋许久的大胡子老板是不是还坐在收银处,总是用一副“我懂你”的迷人表情和每一个访客亲切交谈。他并不知道我是外星人,但他似乎可以看懂我的不同和内心的惴惴不安。他的微笑和微微点头的那个动作总是能给予我最迫切想要得到的支持。葡国人的友好似乎是刻在骨子里的,我沉浸在回忆的思考中……



不一会儿铛铛车便把我带到了达希亚多。书店没有开,有点遗憾。我走进旁边的便利店准备买点饮料。一摸口袋,还是几张红色的毛爷爷。店里除了我,还有几个家庭主妇模样的阿姨。她们好像并没有因为人民币和欧元的8:1的汇率而感到沮丧。她们开心的挑选着新鲜,色泽亮眼的瓜果蔬菜。我走近一看,里斯本的物价还是那么低,怪不得平日斤斤计较的广州阿姨人类们显出难得的洒脱,富人般的豪气。



下午三点,我隔壁工位的人类同事提了一盒蛋挞回来,吆喝着这是他在一家百年的蛋挞老店买回来的甜品。我心想,他是怎么知道那家店很出名。他接着说,他外出工作经过这家店,看见外面排了很长的队,就想着这肯定是好东西,带回来给大家尝尝。我心想:小子好眼力啊~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发现蛋挞上没有撒上我最爱的肉桂粉,有点遗憾。“啊!对了”,我灵机一动,去茶水间泡了一杯葡式Espresso,倒在蛋挞的中间。我以前见葡国人类这样吃过。一口咬下去,苦甜相抵,确实还不错~




今天日落的时间是20:24,日照时间13个小时29分钟。里斯本一年四季都会有这样超长的日照时间。地中海温带气候,却不燥热。我心里盘算着今天的夜生活怎么开场。每天5点左右,老城区就会渐渐飘起古老音韵的法朵,我喜欢站在圣佩德罗·阿尔坎塔拉观景台上听来自这个城市的声音。



最初法朵是海员之歌,家人思念远去的船员,会哼唱着法朵,有点悲。站在观景台,各种法朵的音汇在一起,并不嘈杂。这其中,我最为喜爱距离里斯本177公里的北部城市科英布拉的法朵。穿着科英布拉大学校服的男人们弹着吉他唱的法朵是歌唱爱情的。音韵更为甜美、暖心。



可是难得回来一次,我决定今晚去被誉为青年文化和夜生活的心脏的上城区。各种风格的酒吧可以任意挑选,朋克、重金属、雷鬼、嘻哈、哥特摇滚……当然,我只是随口说说,一个外星人并分不清人类的音乐类型。



咚、咚!思绪飘远的我被经理敲了几下桌子。回过神来开始工作了~我一边用我的外星人左脑计算着上亿个复杂的数字,一边用我的右脑打开了Google地图:今晚去哪儿high呢……?



深爱的葡萄牙,魂牵梦绕的里斯本,这里是我在地球的故乡。倘若葡萄牙可以共享,葡萄牙的风、葡萄牙的海、葡萄牙的人能跟随我去到全世界,让人类共享这样一颗欧洲大陆最西端的明珠,那该有多好~我慢慢的幻想着……



里斯本的夜深了,人们却还舍不得睡……




9月9日周六

欧洲移民专场

葡萄牙、西班牙、希腊、马耳他、爱尔兰、英国...

各国投资移民全天开放日(10:30-17:30)

报名请戳-报名活动



地址:上海市汉中路188号2楼(上海市出入境服务中心内)

电话:021-63537477

(如果你喜欢此文,想要了解更多移民、留学、海外房产等信息,也可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YIMINGANG,微博:上海市出入境服务中心移民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