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资讯】北京离开,首都留下,雄安“千年大计”蠡测!
摘要: 雄安新区消息的公布,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不是顶层版的逃离北上广吗? 我们常常说的北京,其实是两个不同的实体,一个是作为大都市的北京,另一个是承担着政治功能的首都。


雄安新区消息的公布,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不是顶层版的逃离北上广吗?


我们常常说的北京,其实是两个不同的实体,一个是作为大都市的北京,另一个是承担着政治功能的首都。


这两个实体的外延完全重合,像是寄生在同一个身体里的两个灵魂,又像是同一个人的两个人格。平时我们不会去刻意区分。


但是随着北京的大都市人格疯狂膨胀,这个城市已经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拥挤,空气越来越糟糕,房价越来越高,越来越不宜居。


对于普通的中产阶级来说,逃离北上广成为了一个选项,周末买张机票离开北京,或者彻底离开北京去别的城市重新安顿,这样的念头开始在许多人的心里萌生。


而对于那个承担着政治功能的首都来说,逃离北京的办法不是离开北京,而是让北京离开,首都留下。


所以我不太同意有些公众号所猜测的,所谓这是一次声东击西的迁都。


你看这次官方的口径是,雄安将承接北京疏散出去的非首都功能。


再加上之前已经把通州定为北京的副中心,北京市政府机关也都要外迁到通州,拆分北京和首都的企图十分明显。


未来,北京一定会有数百万规模的人口外迁。你们想要逃离北上广,国家帮你。


早在今年2月初,北京市市长蔡奇就提过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这个说法。


当时英国《金融时报》评价说,“从历史上看,亚洲国家在首都变得过于拥挤并耗尽当地资源时都会迁都。不久前,缅甸和哈萨克斯坦都从零开始建起了新首都,把政府迁出了曾经是历史悠久的传统权力中心和商业城市。但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蔡奇可能是第一个试图把城市迁出首都的人。”


也就是说,顶层设计版的逃离北上广,无论是通州新区还是规格更高的雄安新区,都是让北京离开北京。


之所以选择雄县安新,我猜有一个原因是地名,这两个县各取一个字凑成的雄安这个词 ,本来就有一种中国式的宏大和魔幻意味,既雄霸天下,又长治久安,口彩非常好。


在北京离开以后,如果一切顺利,在最理想的状态下,留下来的首都,将成为一个主要承担政治功能的小城市。


我听到的最狂野的说法是,北京三环以内将划成一个新设的、独立的、中央政务特区。 


这样的蓝图,不禁让人联想到美国的首都华盛顿,也就是美国人常说的DC,哥伦比亚特区。


当年美国建国以后,南北双方对首都应该放在哪里争执不下,北方坚持要定都纽约,南方则希望定都南方。最后双方各让一步,在南北之间找了一块空地建设新城。


我去过华盛顿很多次,很喜欢这个宁静整洁美丽的小城市。它虽然是各国大使馆和国际组织的驻地,政治气息浓厚,但并不只是一个冰冷的政治城市,因为这里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和文化场所,还有充满生活气息、路旁种满樱花树的居民区。



虽然从经济和人口规模来说华盛顿根本无法和纽约洛杉矶这样的一线城市相提并论,但它是全美家庭收入中位值最高的城市,也是全美人口素质和平均学历最高的城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就像是美国梦的一个小而美的窗口和标本。


如今华盛顿的陆地面积是159平方公里,而北京三环以内的面积,不多不少,恰好也是159平方公里。


如果未来,三环以内也能建成华盛顿,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当然,这样的愿景实现起来难度可能会非常大,最后呈现出来的结果也必然和华盛顿会有所不同。因为华盛顿毕竟是在一块荒地上规划起来的新城,而北京不要说三环,五环以内恐怕也找不到一块没有被挖开过的地。


千年困局


这些年来,研读中国文明演进的历史,我初步认定:北方在文化经济上的塌陷,正是中国过去年一千多年来面临的根本困境。


过于遥远的历史就不讲了,单说秦汉时代,中国的文化经济中心还在北方,当时人所说的“山东”,也即太行山以东,最为发达,包括今天的华北平原。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的诸多经典,出自河间献王之整理,紧在雄安之南;大儒董仲舒出自由此再往南一点的地方。也正是在这个时代,汉朝击溃了匈奴,因为北方充实。


接下来,由于中国内乱,诱发五胡乱华。然而,北方最终重新统一,并南进统一中国,力量正来自北方士族,尤其是今河北士族,因为八王之乱时今山东、河南地区的士族尽数南迁,故入隋唐河北士族门第最高。士族必有其学术、经济依托,河北士族正是凭借其文化、经济力量,驯服强悍的胡人,推动其中国化,从而缔造了全新的隋唐统治集团。


安史之乱则对河北、进而对北方带来毁灭性打击。北方士族或亡或南迁,从文化、经济角度看,北方塌陷、空虚,中心转移到东南。这就构成此后一千多年中国之基本格局。


这一格局给中国带来的大麻烦在于: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和资源聚集地之间处在严重分离格局。从周代开始,中国的大患始终在西北、北方、东北,故周、秦、汉均定都关中,以捍御外患。彼时北方经济发达,国家可就近组织资源,支持战争。隋唐以来,文化、经济中心即已南移,以至于平定安史之乱,唐朝不能不严重依赖回鹘、吐蕃军力。经安史之乱大破坏,北方更为凋零,资源依赖东南,与北方、西北战线的直线距离在一千多公里,转运成本高昂。


这一格局的后果立刻清楚显现:宋朝立国,几经努力,始终无力收复燕云十六州。相反,辽、金、西夏陆续兴起,宋朝始终无力将其击溃。当时宋朝经济在全球最为发达,然而,漫长的资源转运线及其高昂成本,严重制约了宋朝的战争能力。雄安就在宋辽拉锯的战线上。


范仲淹从西夏前线回朝执政,立刻发动变法;后来又有王安石变法,以及反反复复的变法努力,主要目的正是重构国家治理体系,尤其是财政体系和军事组织,以增强资源动员能力。可惜,始终没有找到有效的办法。最终,经过光荣而漫长的抵抗,宋朝先后两次被北方民族灭亡。


明朝面临的困境与此类似,从太湖流域到长城的距离近三千里。实际上,明代中国经济中心继续南移到沿海地区,中国已深度卷入全球分工体系,即“白银贸易体系”是也。财源、人口集中在遥远的东南,外患却在蒙古高原和东北的外患,这对国家的资源动员和转运体系是个严峻挑战。张居正改革,其实也是为了强化国家的资源动员能力,非如此,国家难保。最终,明还是倾覆,而当时,东南十分富裕。


此即我所说的千年困境。


新千年机运


当然,中国文明具有深厚生命力,身在千年困境中,也在构建新格局,孕育未来新千年之大机运。


宋朝覆亡,蒙元立国,定都于北京,开创了中国的全新时代,打开了全新的战略格局。



第一个好处,运用政治权力转移资源,从而保证北方还有最基本的生机。设想一下,如果首都不在北京,宋朝以后的北方,恐怕惨不忍睹。这些年来,总有人以资源不足、难以自持为理由,提议首都南迁,至经济发达地区。这是完全不懂中国历史、也缺乏政治头脑的幼稚谬论。中国从一开始就是超大规模文明与政治共同体,内部始终多样而有严重经济文化发展不均衡。中国自诞生以来,其政府最为重要的职能之一,正是以权力转移资源。是的,就是以国家权力,在这里,不要扯什么自由市场。唯有如此,才能维系国家内部最起码的地区平衡。如果不运用这种权力,国家一定会因为不平衡而撕裂,尤其是面对外患,难免亡国,大家全死,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定都北京的第二个好处,保障国家安全。对此,只说说近世两件大事。


国民革命军北伐,势如破竹,1927年定都南京,这是迫不得已,当时北京另有政府。北伐军继续北上,占领北京,1928年底,东北易帜,全国名义上统一,何等荣耀。


不幸,蒋介石犯下其人生中最严重的错误之一:没有迁都北京,而依然定都南京——另外一个严重错误则是娶宋美龄并为此而信奉耶教。定都南京固然有各种好处,但东北易帜的导火索就是日军在东北生事,当时所有人都知道,国家最大的安全威胁在东北,日本悉心经营朝鲜,觊觎东北。当时若迁都北京,可以充分展示保卫东北、遏制入侵之坚定意志。定都南京,毋宁传递了国家不准备保卫东北的信号。


此一示弱之举诱发日本的入侵野心,三年后,日本制造九一八事变,并由此南下全面入侵中国,这才有了今天的“十四年抗战”之说。


抗战胜利没几年,东北再次面临危机,此即,朝鲜半岛爆发战争,美军驰援南韩。可以设想,如果当时不是定都北京,结局如何?是否会有抗美援朝的决策?


近来,朝鲜半岛闹得鸡飞狗跳,不甘心在国力上落后于中国的日本蠢蠢欲动,再次证明了,定都北京,可保中国之基本安全。自海洋秩序兴起,外部海洋强力入中国,始终以日本列岛为跳板,经朝鲜半岛入东北。不明此势者,不足以论国是。


定都北京,还有第三个好处:在更大范围内经略天下。


纵观中国历史,两个都城天然最优:西安,或北京。从西安,向东可以治理黄河中下游地区,更可以西出阳关,经略西域。但对于北方、东北,则鞭长莫及。


故蒙元转而定都北京,向南可以治理整个黄河、长江、珠江流域;东北近在咫尺,出东北则是朝鲜半岛,由此可遥望日本列岛;过燕山即是蒙古草原,向北可至西伯利亚,向西沿草原可至北疆;过天山到南疆,直至青藏高原,此即西人所谓“内亚”。


可以说,北京是东北亚之眼,欧亚大陆与太平洋的交汇点。正是定都于长安的汉、唐,定都于北京的蒙元、满清,前赴后继,奠定了今日中国之大格局。


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文明中心一直在世界岛,即欧亚大陆;过去五百年,海洋秩序兴起,世界岛反而逐渐衰败、塌陷,此为人类之大悲剧也,注定了不可长久。中国正好在这两种秩序的交汇点上,放眼全世界,再也没有比中国之势更好的了。


只是过去五百年,中国尚未找到综合把握这两种秩序的战略、战术,尚未创造和积累纵横捭阖的资源和能力。经过百年奋斗,中国终于积累出可以影响世界进程的力量。中国之势就要活起来了,“一带一路”战略布局应运而生。这是世界岛秩序和海洋秩序趋向于整合的大方案,只有在中国的位置上,才能提出这样的方案,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包括美国也不能,毕竟,它的兴衰完全系于海洋。


京津冀协同发展区的扇形带


中国之势活起来的关键,在京津冀之发达、繁荣。拿张地图看看,就能明白这一点。因此,“一带一路”的交汇点不在广州,不在泉州,不在连云港,而在京津冀。京津冀充实,文化、经济腾飞,不仅可以实现中国的南北方平衡发展;更可以活络东北亚,转动一带一路之局,恢复世界岛与海洋之间的平衡,才有真正的天下秩序——最终的完成当然需要几百年或千年。


就此而言,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战略意义和长远历史意义,远远超过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这两者纯属海洋秩序,但中国的优势在陆、海之际,这正是京津冀的基本特征。


北方、华北平原长期衰败,造成中国之千年困局;设雄安新区,或许可以启动强大的逆转力量。世界格局已因中国而重构,以网络为中心的新技术正在重构人类的经济社会形态,而中国在很多领域已占先机,两者或可重叠于雄安?

(本文根据作者假装在纽约、秋风综合整理)



活动预告:



模板如下(姓名:XXX,电话:XXX,4.8活动);或打我们的报名直线:021-63537477

时间:2017年4月8日周六

地址:上海市汉中路188号2楼(上海市出入境服务中心内)

电话:021-63537477

(如果你喜欢此文,想要了解更多移民、留学、海外房产等信息,也可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YIMINGANG ,微博:上海市出入境服务中心移民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