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西雅图
摘要: 《舌尖上的中国》激动了无数吃货的味蕾,也激发了吃货们奇巧的想象力,把“舌尖”变成一种美食的公式,套用在世界各国的饮食文化上面。

     《舌尖上的中国》激动了无数吃货的味蕾,也激发了吃货们奇巧的想象力,把“舌尖”变成一种美食的公式,套用在世界各国的饮食文化上面。法国、日本这些美食声名早已在外的国家尚且罢了,英国德国被黑得够呛,一向奉行实用主义文化的美国也被简化成了披萨薯条加汉堡的“快餐黑”。

  其实“快”不等于味道嗛淡制作粗疏。这几年寄居于美国人家,每日与他们共同操持羹饭,体验到不少美国饮食的真髓。跟中国博大精深的饮食传统相比,美国人在日常里显然缺乏孔夫子所倡导的“食不厌精”的精神,除了烘焙以外,每每一个菜谱,整个制作流程分为备餐和制作两个部分,大多是半个小时以内完成,便解决一家三口的晚餐问题。在烹饪上花费太多时间,似乎与浪费生命无异。

  不追求精致,但食材原料上的得天独厚,同样令这短短半个小时不缺少美食的享受。我在西雅图深深地爱上了牛排、海鲜和奶酪。这几样东西,都不是难得之货。一英寸厚的肋眼牛排,打折时才六七美元一磅,只需洒上一点点调料,大火两面煎制几分钟,出锅后稍稍放置两三分钟,使得鲜美的肉汁收固在牛肉粉红细嫩的肌理之中,不到十分钟,一道口感和味道俱美的佳肴便制作成功,配上一点沙拉和饮料,晚餐便完美了。

  西雅图本地出各种贝类和著名的Dungeness大螃蟹,最原始的本地作法就是海水煮开,含有津津甜味的贝肉蟹肉无须太多佐料便令人回味无穷。从阿拉斯加冷水海域捕来的帝王三文鱼、大比目鱼和黑鳕鱼,堪称海水鱼三宝。用利刃去三文鱼鱼皮,肥美的鱼肉用作刺身;鱼皮也不浪费,用平底锅小火煎脆,配一点点海盐,鱼皮下的脂肪受热融化,在火烫的锅底滋滋作声,不等入口,这扑鼻的香味已让我陶醉。黑鳕鱼肥厚多脂,当地华人又叫它“油鱼”,西餐的做法常是烧烤,也是用直火让油脂焕发神奇香气;华人的做法则是葱姜清蒸,滑嫩的口感简直天下无双。

  在一些餐厅,间或还能吃到新鲜的雪蟹腿,那滋味与市面上所售的冰冻雪蟹相比,有天壤之别。食用时用手从中掰断蟹腿壳,往两边轻轻一扯,整条如蟹肉棒一样的蟹腿肉就Q弹地脱壳而出,蘸上一点融化了的黄油,让人食指大动,根本停不下来。

  奶酪在西餐中的运用千变万化。我最爱的是放在沙拉里的羊奶蓝霉(真的是霉!)奶酪,与红酸莓相配真是相得益彰。Cheddar是美国最常见的奶酪,有一种三年发酵的cheddar,单单空口食用,陈年窖藏的乳香和酵素在口中变化出极富层次的味道。在西雅图有不少北欧移民后代,如果有幸拜访他们的农场,一定要尝尝他们的瑞典肉丸。他们的秘诀是把还未经巴氏消毒的新鲜牛奶搅制出的奶油拌在牛肉糜里,这种奶油也就是佛典所谓的“醍醐”,这样做出来的肉丸才是真正的“醍醐味”。

  西雅图的美食得山海之利,仅在这西北一隅,已令我感受“舌尖上的美国”其实同样精彩。